罗马里奥:赛前性生活不曾影响我比赛 克鲁伊夫是我最好的教练

前巴西球星、现任巴西参议院副议长的罗马里奥,日前在媒体发文谈到自己球员时代的一些旧事,他表示:赛前性生活不曾影响我比赛,克鲁伊夫是我最好的教练。

关于自己因热衷于参加派对而影响训练和比赛的传闻

我和自己效力过的一些俱乐部,确实达成了允许我参加派对的协议,但我从不缺席训练。当我回到巴西踢球时,我告诉过俱乐部的管理者:“我很难早起,所以我下午去训练。”

我从来没有在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出去参加派对,不过如果比赛是在星期天,我周五偶尔会出去玩,但这样的情况十次里面大概只有一次。而且我从不抽烟,感谢上帝!我从来没有吸过毒。我从来没有喝过酒,一滴也没有。

关于赛前性生活对球员的影响

赛前性生活不曾影响我比赛,一个人要做适合你的事情。性,对我来说,永远会提供必要的能量。有时在比赛那天,我会呆在家里,与球队的其他人分开,如果我醒来时有感觉,就会和妻子发生性关系,然后去比赛,在场上我会很放松。

关于自己和克鲁伊夫的关系

克鲁伊夫是我在足球界最好的朋友之一,毫无疑问,他是我最好的教练。当我转会巴萨时,我想要11号球衣,那是我最喜欢的号码,但是克鲁伊夫给了我10号,我告诉他:“先生,能穿10号很荣幸,但我更喜欢11号。”那是我第一次这么谦虚。

克鲁伊夫说“不行,在我的球队中,最好的球员总是要穿10号球衣。”于是我就留下了巴萨的10号球衣。

关于1994年世界杯预赛自己拯救巴西队(在巴西队出线生死战中,被紧急召回的罗马里奥在下半场独进两球,帮助球队战胜乌拉圭拿到出线权)

教练们知道,如果那场比赛输了,他们可能将不得不离开巴西这个国家。我赛前说自己会进两个球,上半场结束时替补席上有人喊道:“那两个球呢?” 我回答说:“别担心伙计,一切都会在适当的时候发生。”

关于自己走上从政之路

16 年前,我的第六个女儿出生时患有唐氏综合症,她是天父给我派来的天使。在她出生之前,我没有看到患有某种缺陷或罕见疾病的人,他们需要帮助,但在政治上几乎没有人代表他们说活。现在我以捍卫那些人而闻名,我想帮助那些弱势群体,他们和我们一样有权利成为社会的一部分。

关于自己“怕狗”

狗曾经吓坏过我,当我13岁的时候,我去看望我的祖母,三只狗扑到了我身上把我吓坏了。我永远不会伤害狗,但我害怕它们,越小的狗反而我就越害怕它。

关于自己是场上最好的“终结者”

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最好的终结者,我是有责任终结比赛的人,而不是队友,这对球队来说是最好的。就像在篮球比赛中,如果球队必须在最后几秒投进三分球,你会把球交给谁?当然是给迈克尔-乔丹。

关于自己在职业生涯中曾攻入1000球

我20岁左右的时候就说过自己将来会进1000个球,当时还有杂志将我的这句话放在了它的封面上,后来我真的做到了。

<div

6
欢迎登入火鹰体育合营伙伴【皇冠体育】,领取888红包! 客服QQ:2551686079 立即登入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