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给意大利噩梦的北马其顿足球,拥有独特的前世今生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北马其顿这个名字,都会成为意大利足球的一个噩梦标记。当代意大利语中的“马其顿”(Macedonia),通常指的是一种水果沙拉,可在世预赛附加赛过后,意大利人可能没法愉快地享受这一甜点了。另一边,主裁吹响终场哨声,来到巴勒莫客场的1600名北马其顿球迷疯狂庆祝,他们配得上这份惊喜。尽管在附加赛决赛中,他们未必能继续创造奇迹,击败强大的葡萄牙,但他们与世界杯从未如此接近。去年杀入欧洲杯正赛之后,这个巴尔干小国还在继续书写着自己的足球历史。

用足球宣告存在

“我们无需再和人们解释,北马其顿是一个毗邻塞尔维亚、阿尔巴尼亚、保加利亚和希腊的国家。”在历史性进军欧洲杯决赛圈后,北马其顿足协主席塞迪尼如此表示。北马其顿与强大的南方邻居之间,有着相当复杂的关系:1991年独立后,马其顿共和国的名字就一直被希腊人百般质疑,他们认为“马其顿”代表希腊文化的一部分,而不是斯拉夫文化,并指责邻国借机将希腊文化的标志性人物据为己有,比如亚历山大大帝。

2019年2月,在长达20多年的谈判之后,双方终于达成和解。马其顿共和国更名为北马其顿,换来的是与希腊的盟友关系、以及重启谈判加入北约和欧盟的资格。作为一个年轻的国家,北马其顿在很多人的认知地图中,都是巴尔干半岛西南部的一块空白,可足球有的时候也可以是一支记号笔。塞迪尼说:“从现在开始,全世界都会知道我们的国家在哪里。”

在巴尔干半岛,足球往往夹杂着强烈的民族情绪,而北马其顿或许是其中身份认同感最模糊的一个国家。在不到两百万的全国人口中,阿尔巴尼亚族占据了四分之一,他们中的更多人比起北马其顿,更支持阿尔巴尼亚国家队。有趣的是,在去年欧洲杯正赛上,这个后进的足球国家,居然与克罗地亚一道,成了巴尔干半岛仅有的两个晋级者。

某种程度上,北马其顿算是欧洲国家联赛新赛制里的第一个受益者。欧预赛上,潘德夫领衔的球队无法阻止波兰和奥地利包揽小组前两名,但由于球队此前在欧国联第四级联赛斩获小组头名,球队得以和同级别联赛的另外三个小组第一格鲁吉亚、白俄罗斯和科索沃,竞逐一个附加赛晋级名额。当37岁的潘德夫在对阵格鲁吉亚的附加赛决赛第56分钟打入制胜一球时,他趴在第比利斯的草皮上开始哭泣。

从潘德夫到埃尔马斯

“我们为这个国家的人民,取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。”潘德夫在进军欧洲杯后的采访中如是说,这句话出现在足球世界的很多场合,但很少如彼刻般恰如其分。欧洲杯小组赛末轮,此前两战皆墨的北马其顿已经提前出局,对阵荷兰的比赛第69分钟,潘德夫在约翰·克鲁伊夫竞技场的满场掌声中被换下,就此结束了自己的国家队生涯。122次出场,39粒进球,对于北马其顿足球来说,潘德夫几乎就是全部。

从潘德夫到埃尔马斯

“我们为这个国家的人民,取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。”潘德夫在进军欧洲杯后的采访中如是说,这句话出现在足球世界的很多场合,但很少如彼刻般恰如其分。欧洲杯小组赛末轮,此前两战皆墨的北马其顿已经提前出局,对阵荷兰的比赛第69分钟,潘德夫在约翰·克鲁伊夫竞技场的满场掌声中被换下,就此结束了自己的国家队生涯。122次出场,39粒进球,对于北马其顿足球来说,潘德夫几乎就是全部。

当然,如果将北马其顿独立前的足球历史算进来,出生在斯科普里的红星队传奇射手达尔科·潘采夫,或许也可以竞逐北马其顿足球“史上最佳”的头衔。可遗憾的是,他的职业生涯在1992年加盟国际米兰之后急转直下,而国家队的闪耀表现也尽数留给了南斯拉夫。潘德夫时代落幕后,下一个旗帜人物当属埃尔马斯,22岁的那不勒斯中场因为累积黄牌停赛,错过了客胜意大利的历史时刻,但他目前已经代表国家队出战37场,打入9粒进球,还有机会追逐潘德夫的纪录。

埃尔马斯出自北马其顿国内的拉博特尼基青年队,而当年擢升他的正是时任俱乐部体育主管安格洛夫斯基。2015年,安格洛夫斯基接过北马其顿国家队教鞭,而埃尔马斯则在两年后迎来国家队首秀,当时还不满18岁。在安格洛夫斯基的352体系中,埃尔马斯不可或缺。世预赛小组赛,北马其顿人在杜伊斯堡取得对德国历史性的2比1客胜,埃尔马斯在比赛第85分钟打入决胜进球。

欧洲杯之后,功勋主帅安格洛夫斯基选择离任,继任者是此前耕耘青年队的米列夫斯基。新帅变阵4231,同样取得了不错成效,在他任内,北马其顿唯一一场败绩,来自与德国队的世预赛小组赛次回合。他的球队面对冰岛取得一胜一平,5比0大胜亚美尼亚,并最终在巴勒莫创造了奇迹。

“潘德夫学院”传奇

另一方面,尽管国家队正在高歌猛进,但北马其顿足球的现状仍然问题重重。由于国民经济和足球产业并不发达,北马其顿顶级联赛的中游球队年预算只有30万欧元左右,而很多甲级联赛球员的月薪仅有3000欧元左右。同时,足球基础设施极度落后,即使是顶级联赛标准的球场,在意大利也只能用于业余比赛。青训系统也是问题之一,很多年轻球员选择早早离开这个国家,而本国联赛很少有真正的新星出现。为此,北马其顿足协颁布了一项措施:俱乐部需要在首发阵容中排出一名21岁以下球员,并使其出场至少45分钟。

2010年,刚刚加盟国际米兰的潘德夫,在家乡城市斯特鲁米察创办了潘德夫足球学院。这一机构起初是为了培养北马其顿的足球少年,但随着规模不断壮大,潘德夫学院在2014年组建了成年一线队。球队从第四级联赛出发,马上完成三级跳,2017年杀入甲级联赛。目前,戈兰·潘德夫的弟弟萨什科,是潘德夫学院队的队长,而从这里走出的前锋拉德斯基,则与戈兰·潘德夫本人一起参加了欧洲杯。

在本赛季的北马其顿甲级联赛,潘德夫学院队目前在24场比赛后积48分,高居积分榜第二位。即便如此,潘德夫并未喜笑颜开,他在对阵意大利赛前接受了《晚邮报》采访:“国内联赛完全是一团糟,基础设施还是三十年前的,足球人才一旦获得来自海外的机会,马上就会离开这里。我开设这个足球学校,是为了改变现状,但没有人帮助我们。”

欧战为球衣“还债”

在俱乐部欧战层面,北马其顿人并没有和国家队一样展示出创造奇迹的能力。独立后的北马其顿足球,没有任何一支球队可以杀进欧冠正赛;该国历史上最成功的俱乐部瓦尔达,在2017-18赛季参加了欧联杯小组赛,6场比赛仅仅拿到1个积分。本赛季启动的欧协杯旨在让足球小国的俱乐部得到表现机会,可4支北马其顿球队齐齐倒在了资格赛阶段。

北马其顿足球在俱乐部赛场的巅峰时刻,发生在1986-87赛季。由于南斯拉夫甲级联赛此前赛季的最后一轮出现了假球疑云,包括游击队和红星队在内的10支球队以-6分开启赛季,而没有遭受处罚的瓦尔达队最终夺冠。瓦尔达队最终只享受了一个月的冠军身份:前南足协在1987年7月决定取消此前的罚分,而联赛冠军也被判给了游击队。

北马其顿独立之后,瓦尔达也一直是这个国家最受欢迎的俱乐部,然而这支此前11次夺得全国冠军的球队,如今不复当年之勇,在上赛季末第一次降入乙级。瓦尔达的死对头斯肯迪亚,目前则仍然在甲级征战,这支球队位于北马其顿的阿尔巴尼亚族聚居区,代表的红黑两色也取自阿尔巴尼亚的国旗色。1979年,斯肯迪亚俱乐部刚刚成立,还没有正式球衣,怎么办?球队直接从意大利进口了一批AC米兰的红黑间条衫。2017年夏天,斯肯迪亚在欧联杯资格赛连过三关,最终来到了意甲红黑军团的面前,球队最终两回合0比7落败,还了近四十年前借球衣的旧债。

本文作者:沈天浩

本文原载于体坛加app

<div

170
欢迎登入火鹰体育合营伙伴【皇冠体育】,领取888红包! 客服QQ:2551686079 立即登入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