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可比拟的球队建筑师,老K教练正式退休铸就永恒的丰碑

给迈克-沙舍夫斯基他想要的球员,然后等着瞧吧。执掌杜克40多年,尽管起步艰难,但后来老K教练却不止一次地证明他将不同类型的球员点化成精英的能力,并为杜克带来了5座金光闪闪的NCAA冠军奖杯。今天,杜克在半决赛中不敌北卡,老K教练也正式退休。人已去,传奇永存。

奇普-英格兰徳(Chip Engelland)的篮球生涯是奇特的:在波波维奇治下他赢得一切,在老K教练治下他则无所作为。身为马刺助教,英格兰徳在波波维奇手下效力17载,2次夺冠,并成为联盟最富盛名的进攻型教练之一。但40年前,在老K教练执教杜克的头三年,杜克却2次胜少败多且无缘NCAA锦标赛,当时英格兰徳就是队内一员。

包括英格兰徳在内,当时没人预料到老K教练会成为最伟大的篮球教练之一。但在近距离观察波波维奇的执教,同时对比老K教练的执教后,他还是看明白了些什么。

“他俩心里无时无刻不装着球队,”英格兰徳说,“他们只想弄明白,大家伙怎样才能团结一致做成某件事,不管对方是杜克的边缘球员还是马刺的双向合同球员。每一项决定都无比重要,他们关心的不仅是‘我们该如何和球星共处?’他们会操心一整季可能连一分钟都捞不到的那些边缘球员们。”

这听起来没啥大不了的,这不是教练的必修课吗?不过,老K教练的成功并不单纯源于此,而是源于他整合一支球队的能力。他明白即便是板凳末端球员也可能成为一个圈子的核心,他明白表现最佳的球员不一定是最卖力的球员,他明白对于表现不佳的球员要区别对待,有人需要鼓励,有人应加以喝斥。沟通是必需的。

历数老K教练的执教成就,方式多种多样。5座NCAA冠军,13次打入四强赛,超过1200场胜利,领先NCAA一级联赛史上所有教练。但如此表述或许最能诠释他的伟大:在本季之前,老K教练执教杜克的前41个赛季,蓝魔仅有5次被挡在NCAA锦标赛门外。

1994-95赛季是其中一次,该季在率杜克打出9胜3负后,老K教练因接受背部手术被迫离开。还有一次是上赛季受到疫情影响。其他3次则是他执教的前3季,当时杜克阵中的球员还是前任留下的。尽管队内大部分都在前一年打入了精英8强,但老K教练在执教首季仍只取得17胜13负,随后2季胜率也跌破五成。

但只要给他时间接触他心仪的球员,老K教练几乎就是无可阻挡的。

曾在老K教练执教初期效力杜克的迈克-蒂索(Mike Tissaw)回忆说,当老K教练首次招募的核心阵容亮相时,“我大吃一惊:嘿,原来他一直想要的是这种类型的球员啊,而我们大部分时间是没有这种球员的。”

老K教练和1982届杜克球员有着特殊的联系,那套阵容包括约翰尼-道金斯(Johnny Dawkins)、马克-阿拉里(Mark Alarie)和杰-比拉斯(Jay Bilas)。那并不是一套被看好的阵容。“起初,我们和他相处得不算融洽,”英格兰徳回忆说,“但他会在飞往客场的途中来了解我们。如果你总能出现在这些高中生的宿舍里,你们的关系自然就亲密起来了。”

老K教练在上世纪80年代带进四强赛的那几支队伍,由于成员大部分是白人,因此常被人们笼统地称为“好斗的超人”。而他近期执教的那几套阵容充斥着“打一年就走人”的球星们,以至于有人质疑他们中有多少人真正接受过教练的调教。但多年以来,在让队内每名球员都按照他的要求去打球这方面,老K教练堪称大师。

去年6月老K教练宣布他即将退休,正好比老对手、北卡名帅罗伊-威廉姆斯退休晚那么一点。多年来,他始终致力于让大学篮球更加现代化,不管谁指责他食古不化,他都会怒不可遏,这是可以理解的:毕竟史上没有哪位篮球教练像他这样善于应变。

当老K教练在1980年接手杜克帅位时,大学篮球还没设立进攻时限;当他在1986年首次率杜克挺进四强赛时,大学篮球还没引进三分球。此后,大学篮球从由高年级学生掌控转变为新生的乐园,手机开始进入校园,乃至于发展到如今的社媒时代,他都能应付自如。

老K教练治军严厉,会和全美任何一位教练较上劲。但他和授业恩师鲍勃-奈特最明显的区别就是适应能力。蒂索记得,老K教练在指导人盯人防守方面堪称“优秀”,且长期信奉这种防守。但在2015年,当他意识到队内球星泰厄斯-琼斯、贾斯蒂斯-温斯洛和贾利尔-奥卡福合作不了多久,无法让杜克成为一支出色的人盯人防守球队时,他果断引进了区域联防,结果率队夺得NCAA冠军。

奈特教练曾骄傲地宣称自己“是不合时宜的人……领先时代20年”,而他说这番话时不到40岁。如今老K教练75岁了,但即使在2022年也毫不落伍。他平时都在看杜克的比赛录像,周日则会收看他钟爱的NFL球队芝加哥熊队的比赛。

身为教练,尤其是一名大学教练,不但需擅长管理,也得赢得信任,后者更重要。当年,在比尔-福斯特转投南加州大学后,老K教练接过杜克帅印。履新之初他整天跟在全美那些明星高中生的身后献殷勤。但后来他自责说:“我们想要招募的人太多了。”此后他再也没犯过类似错误。

在如今这个“打一年就走人”的时代,各大高校在组建阵容时难免漏洞百出,但即使如此,老K教练仍被公认为全美最独具慧眼的招募者。球员们深知,他绝不会像分发糖果一样到处乱开篮球奖学金,他只有在真正需要某名球员时才出手。正是这种信念,为他的球队打下了信任的基础。

老K教练拥有强烈的竞争意识,精力充沛,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着清醒的认识。他曾多次和由杜克学生创办的《The Chronicle》杂志发生争执,但最后道歉的总是他。面对失败他会暴跳如雷,但2014年他曾在被淘汰后前往对手、14号种子默瑟大学的更衣室,祝贺对方。他时常自嘲,逗得身边人捧腹大笑。

老K教练也从不会让自己成为球队发展的绊脚石。他提前宣布了退休决定,并承诺仍会专注于赛季,以便给杜克时间来制定后续计划,好让昔日弟子、现助教琼-谢耶尔(Jon Scheyer)做好接班准备。42年过去了,他始终如一。

英格兰徳回忆说,老K教练总能将训练安排得井井有条,“他总能在最准确的时间叫停训练,伟大的教练从不会说太多。”在训练前,球员们没必要登场,但只要登场了,就得全力以赴。英格兰徳从不记得老K教练会来一番“纽特-罗克尼(Knute Rockne,圣母大学知名橄榄球教练)式的演讲”。

1982年有一次杜克遭遇强大的路易斯维尔大学。赛前,老K教练关闭了更衣室的灯,拿着一支蜡烛走进来,告诉球员们他们今天不是来称赞对手的,而是去击败对手的。结果该场他们输了38分。

蒂索也回忆说,当年杜克连吃败仗时,“有一位我相当喜欢的专家曾断言,‘我敢担保,K教练在这里待不久了,明后两年他就会走人。’”当时,意识到自己帅位不稳的老K教练也特地找到杜克高层汤姆-巴特斯(Tom Butters),希望获得对方支持。结果,在他执教杜克第4季的1月份,当杜克遭遇4连败、在排行榜上消失无踪,并连续第5次输给北卡时,巴特斯仍毫不犹豫地塞给老K教练一份5年新合同。

道金斯那一批被招募的球员拯救了老K教练。这也让他赢得了后来加盟的球员的信任。回想起来,早年间老K教练的非凡之处就在于,即便整个杜克校园都想换帅,但他始终坚持做自己。老K教练招募的首批球员虽然没达到和克里斯蒂安-莱特纳或肖恩-巴蒂尔同样的高度,但他们却接受了同样出色的调教。

“一位名叫帕特-康罗伊(Pat Conroy)的记者曾说过,‘烂队是不存在所谓团结的,’”英格兰徳说,“他说的话不中听,却道出了事实。”

说到“团结”,多年以来球员们总会在每年NCAA四强赛期间去拜会他们的大学恩师,支持他们的母校,分享母校成功所带来的荣耀。杜克毕业生常将“兄弟之爱”挂在嘴边,英格兰徳和他的队友们就是最好的证明。他们并非老K教练招募而来的,他们合作期间也没拿到过多少场胜利,然而……

“他们会成为全美第一的,”英格兰徳谈到杜克时说,“如果你给老K教练写一封感谢信,不管是找他索要球票,还是告诉他,‘嘿,教练,我只想让你知道,我很感谢曾在这里效力的时光。’他绝对会给你回信的。这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即便老K教练教练离开,杜克的旗帜依旧会高高飘扬。

<div

135
欢迎登入火鹰体育合营伙伴【皇冠体育】,领取888红包! 客服QQ:2551686079 立即登入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